知名不具龙套A

某路A氏的仓库。企划及少量日常。
一点都不详细的详细参见↓的ABOUT

 

the 1st Evolution


    最初,只是出于【好奇】和【憧憬】。


    因为——动画里的  漫画里的  游戏里的他们的背影,那么的耀眼。



    “你……就是牧歌吧。”



    青色的,少年模样的,狼人。


    不需要手中发光的机器提醒,从第一眼看到,就已经知道。



    “我找了你很久了……我是你的搭档,”



    不需要他说出口,那个名字就已经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奔狼兽。……沃尔夫。”






    从交握的双手开始的,冒险  和    战斗。


                                      和    杀戮。


    搭档的利爪撕裂敌人的数码核的时候,因年幼而残酷无知的心中,充斥的情感是  喜悦 。




    和搭档一起漫无目的地游荡的两年间。


    有过欢笑——在一起迎着阳光奔跑过广袤的草原,或是意外发现了无人知晓的美景趣事的时候。



        “——你怎么可能赢得过狼崽儿呢,活该!”


                   在与己对战的数码兽化作尘埃的时候。



    有过争吵——在不满于搭档为了保护自己受伤,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的时候。



        “——干嘛不打它!打啊!用必杀技!”


                   在搭档拒绝遵照自己的命令攻击毫无敌意的弱小数码兽的时候。



    有过冷战——在各自反省自己的能力不足无法帮助对方,想要和好却拉不下面子开口的时候。



         “明明不是我的错。……都怪狼崽儿不听我的话。都怪他。对,都怪他。”


                   在明明有错的是自己却拒不承认的时候。



    然后,和好——在精神相对更为成熟的搭档最终向自己退让一步,率先道歉的时候。



         “……我知道了,牧歌。我……会照着你说的,去做。”


                   在搭档扼杀了自己的意愿,最终妥协的时候。





    然后。



          “……!!”    飞溅的血液      谁的? ——我、的?



    一直以狩猎者自居,却没料到



           “牧、歌……!”    搭档伸出的  尖锐,却绝不会伤到自己的  利爪。

                    够不到      胳膊好沉。



    自己也会有成为  猎物  的一天。




    被血模糊的双眼看不清搭档的身影,发出狰狞咆哮的野生数码兽  天蝎兽(Scorpiomon)  却无视自己的厌恶深深印在眼中。


    刚刚——撕裂搭档的侧腹部,顺势划过自己的胸前,将自己重重扫到一旁大树的树干上的,就是它。


    完全体的野生数码兽。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驯兽师,或许能够配合成熟期的搭档战胜它。


    ……但自己的搭档,只是成长期。    就算两年的冒险中精力了那么多场的战斗,沃尔夫仍然没有任何 进化 的迹象。




        为什么?


    经验不足吗?

                     但是明明,经历了那么多的战斗。


    羁绊不够吗?

                     但是明明,搭档    自从那次吵架之后    从不违抗自己。



        那么——还缺什么?

                     ……驯兽师的、  危机?




    现在    不就是吗?






    为什么




        为什么    还不进化?!









    一声分明的嘲笑,从头顶的树冠上传来。




    是少年的声线,比自己要年长。       谁?


    钢翼的天使翩然降临,轻易便斩断了天蝎兽锐利的长尾。         究极体的、数码兽?



    “你在看哪里?  身为驯兽师,竟然让视线离开自己的搭档,真是——不像话。”



    少年左手中是发光的终端机,右手的卡片轻轻抵在读卡槽的旁边。



    “我可以替你打败它。  然后带着你的搭档回家养伤吧。”



    潜台词像是在说,    不要再来数码世界了。


                            这不是你能够涉足的世界。


    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认输。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就像一次考验,如果无法战胜,就没有了面对这个世界的资格。




    可是    伤口疼得好像要烧起来。


    以前从未经历过比摔倒时擦破了膝盖更剧烈的疼痛,从未见过那么多  染红了半条裙子的血。


        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俯卧在地的搭档搭档青色的皮毛上,触目惊心的殷红。


    狼崽儿  沃尔夫  他……每一次受伤,都是这么痛吗?


        被斩落了赖以进攻的带毒针的尾巴的天蝎兽,在钢翼的 究极体数码兽的宁静的斗气面前痛苦而恐惧地挣扎。


    被打败  被消灭、变回数码蛋  的数码兽们……每一次死亡之前,都经历着这样  更甚于此  的恐惧折磨吗?



        如果是这样,那、



    “我……”



       自己一直以来做的  和强迫搭档去做的  事情,



    “但是,我……”



       是多么地、



    “我还是——”




            不  可  原  谅




    “还是——不想放弃!!!”





    整整两年没有过动静的D-ARK,绽放出了让人睁不开眼睛的耀眼光芒。


            Evolution_



    “——只要这是你的愿望。”



    明明是从未听过的嗓音,却这样令人感觉熟悉和安心。


    钢翼的天使和身后树上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垂死挣扎的天蝎兽身上已经开始飞溅数据的碎片。绝望的数码兽将濒死的最后一击的目标选定在了眼前的人类身上。


           却在还未冲出去的时候就被发光的利刃刺穿了裸露在外的数码核。


    最后的惨叫像是要刺穿人的耳膜。破碎的数码核四下炸裂,若干碎片滚落到了面前。


        几乎是下意识地,仿佛


    ——Card Slash!!


             ——很久以前便早已下定了决心



    右手反握和搭档手中同样的光剑,朝着数码核的碎片猛挥下去——


        在利刃刺穿碎片的同时,它化作了更加细碎的资料残片随风散去。



    捂住伤口努力支撑起身体,目不转睛地目送细碎的资料汇聚成数码蛋飞向远方。


    然后。    在意识坠入黑暗之前。




          “再也不会把所有的一切都推给你了。”

          “你所有的一切,都有我一半。”


                 包括——杀戮的罪孽。


          “因为我是你的驯兽师——因为我们是搭档啊。”




    终于看清楚了跑过来扶住自己的搭档进化后的样子,牧歌在闭上眼睛之前,满意地勾起了唇角。





                  ——我最引以为豪的搭档。









    “狼崽儿的进化是野狼兽啊……等等,野狼兽好像是……”


    “对,传说中的十斗士之一,光之斗士就是野狼兽和它的进化型。”


    “你好像很高兴?”


    “当然,十斗士的野狼兽可是所有同族的骄傲和目标。”


    “十斗士是骄傲和目标吗……。——那可不行。”


    “牧歌?”


    “难道没有想过  超越  吗?”



    奔狼兽沃尔夫抬头看向搭档的笑脸。刚刚包扎过伤口的小女孩咧嘴笑得脸上固定纱布的医用胶带都快要扯开,和自己一样颜色的眼眸中是这两年中都不曾见过的飞扬神采。


    他又低头看向她侧腹渗血的绷带。人类就是这点不方便,不能像他们数码兽这样通过进化和退化来重写数据,用健康的资料来覆盖掉触目惊心的伤口。



    “……会留疤的吧?”


    “这可是我的勋章哟!   哎呦……”



    牧歌得意忘形地拍了拍绷带然后果不其然疼得呲牙咧嘴。但是她似乎心情好得出奇,裂开的嘴没来得及合上就又变成了笑。



    “就算是对自己一个提醒吧。怎么样?”



    她伸出小小的拳头,停在了沃尔夫的鼻子前。消毒药水的味道让嗅觉敏感的他微微皱起了鼻子。



    “我们定个目标吧。——超越十斗士!”



    沃尔夫瞪大了眼睛和牧歌对视。这不是正常人会想得到的目标,但是——小牧歌大大的眼中,满是认真和觉悟。


            超越十斗士——不止是实力上,还有  精神  上。


    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利爪握成了拳,两拳相撞。



    “只要这是你的愿望。”

          那么我会不惜一切    和你一起    为你实现。




    向着终生不会消失的伤疤起誓。


        目标      ——超越十斗士!









the 1st Evolution.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