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龙套A

某路A氏的仓库。企划及少量日常。
一点都不详细的详细参见↓的ABOUT

 

Mission 骚动的巨影 Phase 2 - 牧歌 side②

    在其他人和自称令千空的少年对话的时候,牧歌的注意力仍旧没有离开丧尸暴龙兽,和——自己的搭档。



    【身为驯兽师,竟然让视线离开自己的搭档,真是——不像话。】



    深深刻在脑海中的嗤笑。牧歌握紧了暴龙机。同样的错误,她不会再犯第二次。


    暴走原因的探查或许固然重要,但是现在的他们第一没有那样的技术力,第二也没有那样的余力。


    不尽全力就会被干掉。这是只有一方能够生存的死战。——能够带来让脊背发凉的畅快感的,每一分每一秒的对决中都能感受到成长的,实战。



    少年结束了他的述说,或者表演,抱着他的搭档安静地退到了一边似乎决定了要旁观。——带着幼年期的搭档似乎本来也不可能参加战斗。


    大家的注意力都回到了丧尸暴龙兽这边。牧歌和银狼兽——沃尔夫也就暂时停止了吸引丧尸暴龙兽的注意的盘旋。三十秒的炎之羽翼卡片刚好消失。



    “沃尔。”



    轻声叫出搭档的名字,不需更多的言语对方便领会了牧歌的意思,压低了身体,发动起了四肢附带的加速轮。


    牧歌满意地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接着转向了共同战斗却不知道名字的其他驯兽师们。



    “各位,既然我们的攻击不太见效——想不想来一发大的?”



    勾起一个与其说是调皮不如说是带着十足恶人气质的笑容,牧歌手指向——



    “……零式巡航弹·改?”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血狼兽的驯兽师,“难道……引爆?”


    “正解!”牧歌响亮地打了个响指,“四倍攻击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对它自己也一样,不是吗?”


    “但是它的防御力也比一般的丧尸暴——”


    “再高能到得了四倍吗,嗯?丧尸暴龙兽可是攻击特化,进化过程中牺牲肉体不正是为了降低对防御的需求吗?大幅强化攻击力的话防御力的增加幅度必然会小,而且骨头架子又不像内脏那么柔弱需要高防御力来保护。”还没等千空说完牧歌就大大地白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牧歌总是听着他说话不爽,总觉得那在哪里听到过的声音只要响起就会触到她某根神经引起不快。“但是零式巡航弹的位置,你可看清楚了,它底下是什么?防御力再高,我就不信他直击还会毫发无伤!”



    牧歌连话都不让他说完的连珠炮让千空一怔(更多的是因为语气),但是整个听下来后他却又勾起了神秘——牧歌总觉得他是故作神秘——的笑容。



    “好啊。——那就加油吧。”



          ***




    乌黑的发丝在风中飞扬,强压下因电掣风驰的快感而跃动的心情,牧歌和银狼兽以溜冰般轻盈敏捷的动作躲避过丧尸暴龙兽挥舞的利爪。


    刚刚险险地避过了一发四倍威力的零式巡航弹,着弹时剧烈的爆炸推动得本就高速奔驰的银狼兽愈发提高了速度。牧歌把头上的护目镜拉下来带上,整个身子都低低地伏在了搭档身上以减小风压,不去理会乱舞的发丝在爆风中纠结作一团。


    分神回瞥,驯兽师大都躲在不受战场波及的位置指挥着搭档的行动,成熟期的血狼兽和比特兽在一旁随时注意着为没有战斗力的驯兽师们挡开飞来的沙石;搭档数码兽们——雷亚兽、魔导师兽、宝玉虫兽和飞车龙兽则散开在丧尸暴龙兽的周围,高比例的可飞行率让他们得以立体地全方位将狂暴的巨龙包围起来。


    原本就是全凭战斗本能在行动的丧尸暴龙兽暴走之后当然更加没有什么理智可言,四下乱飞的搭档数码兽们对它来说也不过是恼人的飞虫,毫不考虑——也无法考虑——有什么计谋的可能性。


    丧尸暴龙兽的前爪用力抵住了地面——这是一个信号,背后零式巡航弹的弹头对准了空中故意逗留的飞车龙兽。



    ——就是现在!



    在巨大的风压之中牧歌的喊声只停留在了心中,但却有其他驯兽师替她喊了出来。


    银狼兽一个急刹车猛地停住,牧歌娴熟地躲过了惯性带来的冲击,把护目镜推到了头顶,抽出了腰间卡盒里的卡片。


    就在零式巡航弹点火发射的瞬间——



    “——Card Slash!攻击组件A!!”



    和其他的搭档数码兽们几乎同时,银狼兽也施放出积攒许久的必杀技:“——阳光镭射!!!”


    丧尸暴龙兽在巨大的轰鸣和嘶吼声中倒了下去,卷起一片烟尘。





    每个人都知道它不可能就这样结束。驯兽师们和数码兽们不知不觉间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那难缠的对手再一次爬起来。


    时间仿佛静止,除了烈风吹动衣物头发和数码兽的翅膀的声音之外什么都听不到,缓缓四散的烟尘就像被人点了慢放键的视频。


    就在所有人都要松一口气,以为至少可以稍事休息的时候——距离战场最近的驯兽师,敏感地握紧了她的终端机。



    “来了。”



    伴随着牧歌不自觉的低语,脊椎骨一片焦黑的丧尸暴龙兽声嘶力竭地吼叫着,冲破了烟尘再一次站了起来。




       BATTLE IN AREA D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