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龙套A

某路A氏的仓库。企划及少量日常。
一点都不详细的详细参见↓的ABOUT

 

Mission 骚动的巨影 Phase 2 - 牧歌 side③

 

    ——超越“传说中的十斗士”。

 

 

    那是那一天对着永无可能消失的伤口立下的誓言。牧歌我沃尔夫从不惮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或许没有几个人当真,大家都以为是中二少女符合她年龄的痴狂梦想一笑而过,只有牧歌和沃尔夫自己知道这句话之前的两年荒唐和之后的五年拼搏到底让这誓言积淀得怎样厚重。

    既然要超越十斗士——

    牧歌勾起了不羁的笑容,打量着眼前八成是由人类魂进化的黑狮兽。

 

    面对完全体,以魂进化来说是兽型斗魂的银狼兽还敢主动挑衅(虽然后来正式挑起战斗的是自己),不是身经百战对自己的实力极端自信,就是刚刚实现进化心情正雀跃的新人。而以在被自己反讥便立刻下意识跳脚的反应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当然,也不能放过其他微小的可能性而放松警惕。但……新人、同级别数码兽、对方带伤,这三个有利条件中只要能确保两个——

 

    她牧歌七年的驯兽师经验,可不止是摆来账面上好看的。

 

    ——就有十足的把握,绝对能

 

    对付那只难缠的丧尸暴龙兽的战场上,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战友们还在等着她回去呢。……大概。

    抽出一张卡片,牧歌故意摆出了夸张的刷卡姿势:“Card Slash!”

    她看到黑狮兽露出了警觉的神色。——正合我意。

 

    黑狮兽。和继承光之力量的野狼兽相对的暗之继承者。必杀技是胸口的狮头发出的炮击·最终流星。其必杀技的威力在同一等级的与十斗士同种族的数码兽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格斗方面也堪称“稳”“准”“狠”。

 

    “——攻击组件A!”

    黑狮兽紧绷了身体准备迎接——他认为——即将到来的攻击。

 

    而以速度见长的野狼兽,想在力道方面胜过他并不容易。如果是野生的黑狮兽或许还好,有驯兽师的、或者是由驯兽师进化的黑狮兽,恐怕即使依靠卡片提升了攻击力,也——

 

    划过卡槽的卡片,从黑狮兽的方向无法看到它正面的图案。

    ——高速组件B

 

    看到刷卡动作的反应,听到Card Slash喊声时的反应。全部都是自己意料之中的、想要看到的反应。

    他是个新手。——至少,没有过和持有D-Ark的驯兽师对战过的经历。

 

    沃尔夫从面前消失的时候,牧歌确信看到了黑狮兽眼中的惊愕。

    “——Licht Kugel。”

    来自背后的光束射击,命中的是黑狮兽的肩膀。但当黑狮兽转身的时候,沃尔夫已经回到了牧歌斜前一步的位置。

    牧歌扬起了唇角,明明应该看不见她的沃尔夫却以极小的幅度点头,右手一柄光剑直指黑狮兽,向着斜前方迈出一步。正好挡在牧歌的身前。

    牧歌趁着黑狮兽的视线被遮挡,将手中的高速组件B又画过卡槽一次。然后是攻击组件A。这一次的动作很小,藏在身材高大的沃尔夫身后,对面什么也看不到。

 

    卡片抽换的时候其实并不一定要喊出口,也并不一定非要准确地叫出卡片的名字,重要的只是让卡片准确划过读卡槽就够了。但是很多人,尤其是终端机不是Ark的人,在动画或游戏的影响下很容易忘记这一点。——尤其是,新人。

    ……但是,当然,其实Ark持有者们——包括自己——通常也很愿意像动画里那样高声喊出来。Ark就在手里,机会难得,而且那样要帅气多了,不是吗?

 

    电光石火之间,光刃与尖枪短兵相接。被强化过的攻击力让黑狮兽不由得倒退一步。沃尔夫借着高速组件的助力和自己本身的敏捷迅速变换着位置持续攻击,但是在挥舞的断罪之枪中,很难做出有效的反击。

 

    黑狮兽的断罪之枪可以攻击的半径远大于野狼兽的光剑。单论短兵器与长兵器的一对一的话明显是短兵器不利。当然沃尔夫可以用他的速度弥补这一点,但是,如果是为了胜利——

 

    移动的刹那间,沃尔夫与牧歌的眼神交汇。

牧歌面不改色地阖上一只眼睛又睁开。——这似乎充满调侃意味的举动让黑狮兽挥枪之中透出了愈发的愤怒。

 

    ——考虑到接下来还要进行的更重要的战斗,就不要在这种地方为了一时逞强浪费体力。野狼兽的光剑,可不止一柄。

 

    而沃尔夫则领会到了牧歌的意思。当然他也知道,除了想要传达的本意之外,牧歌还是尽可能地激怒对手令其失去理智的惯犯。

    他趁着断罪之枪的又一次斩击后在反动下挥起的机会冲向了黑狮兽,右手的光剑α直逼他的脖颈。

 

    铮!

 

    不出所料被赶忙回防的断罪之枪挡了下来,但是他毫不在意地就势左手拔出了腰间的光剑β,反手劈向对方的——受伤了的——胸口。

    沃尔夫——或者说牧歌——原本预料对方会因而向后躲去,这样他就能顺势以Licht Kugel追加攻击。

 

    在身上已经有伤口的时候,人类驯兽师魂进化的数码兽比一般的数码兽更倾向于下意识地躲避或防御针对伤口的再一次攻击。而身为战斗种族的数码兽——虽然也会受到个性的影响——却绝少会退缩。

 

    然而黑狮兽没有躲避。光剑灼烧尚未愈合的伤口的时候他面具下露出的面孔因疼痛而扭曲,但他还是迎了上来,几乎不是光剑劈向他的伤口,而像是他用伤口迎向了光剑。

    “——沃尔。”

    敏锐的听觉捕捉到驯兽师轻声念出了自己的名字。听出了其中的警示意味,沃尔夫才意识到了自己怔住的事实。连忙避身,以放弃防御为代价直冲而来的断罪之枪还是划过了他的左臂。

    “——、……。”

    牧歌因为左臂同调的疼痛而扭曲了表情,但她没有从搭档身上移开视线。

 

           身为驯兽师,竟然让视线离开自己的搭档,真是——不像话。

    闭嘴。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绝不。

 

    她抽出了治疗箱的卡片,但是顿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现在还不是用它的时候。太多次的刷卡会对驯兽师造成负担,进而影响搭档的战斗。一点小伤,在进化或者退化的时候就能痊愈了。

 

    虽然自己的左臂也一同作痛。

 

    但这点疼痛,忍得住。不会影响战斗。

    反而是这个黑狮兽。……曾经听说过,Scanner的使用者在初次进化的时候有时会出现被斗魂的——数码兽的——本能侵蚀意识的情况。大多数发生在初次战斗受伤导致原本的意识模糊的情况下。

    那么,他也——。

 

    如果是这样的话……。

    牧歌静静地物色着时机。前方、还有远处不时爆炸带来的烈风猛地卷起她的长发。

 

    被斗争本能吞噬的数码兽的威力不容小窥,即使是人类——而且是一个新人——进化的数码兽也一样。如果没有一个清醒的契机,那么斗争本能只会体现得越来越强烈。

    契机——足以导致退化的伤害?……不,等等。

 

    就在手边的战斗力,没有不去利用的道理。——他们原本的目的是什么来着?对,最开始的目的

    万幸,背后的动静大得再这里也足以听清。

 

    当时对自己说话的口气……啧,还管别人叫小姑娘,明明一听就知道他自己八成就是个自尊心强的年轻人。

    那么,如果……。

 

    黑狮兽胸口的狮首口中聚集起了暗色的光芒,体积仿佛也在随之膨胀。

 

    能源系的必杀技总是这样。威力强大,但是需要一个相对长的预备时间。银狼兽的必杀技“阳光镭射”也是这样,所以自己再清楚不过。一定威力的必杀技,大约需要多久的准备时间——在观察过几次的发射之后,已经大概能够估算出来。

    银狼兽的四肢附带的加速轮是争取准备必杀技的时间再好不过的道具,它们让他不需要分神便能自如地疾驰,进而完成高速移动、转向的同时蓄积能量这种难度极大的技巧——在人型的野狼兽的时候就无法做到,不过反正野狼兽的最终必杀技也不是需要蓄力的能源系。

    黑狮兽同样无法做到。更何况是刚进化不久的新人,还不懂得怎样运用技巧防护蓄力中途的攻击。

 

    在之前最终流星积蓄能量的途中,沃尔夫一次也没有露出攻击的意图。——当然,这是牧歌的指令。

 

    “进化途中不会被攻击”,“必杀技蓄力时不会被攻击”——很多人在刚到DW的时候都会抱有这样的幻想。……好吧,自己也曾经是其中之一。

 

    所以当看到牧歌手持光剑直冲他而来的时候,黑狮兽的瞳孔因为双重的惊讶而收缩。

——另一重的惊讶是因为她手中的光剑。沃尔夫的两柄光剑分明被他手中的断罪之枪牢牢架住。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他最初看到牧歌战斗的时候,牧歌就在挥舞这柄卡片抽换而来的光剑。

    最终流星的发射还未就绪,黑狮兽慌忙抬枪来挡。

 

    铮!

 

    人类少女的力量自然比不过数码兽,牧歌的光剑远远地被打飞了出去。

而最终流星也就要发射了。

 

    ——干得好,黑狮兽。

 

    跑已经来不及,牧歌就地卧倒,一个翻身滚向了一边。

    然而黑狮兽为了格挡牧歌的剑而抬起了原本架住沃尔夫的断罪之枪。——沃尔夫现在,无人阻挡。

    他腾地蹬地后退,稳稳地架起右臂瞄准——

    “Licht Kugel!”

 

    ——黑狮兽胸口的狮首口中,准备就绪却尚未发射的最终流星。

 

    轰!

    巨大的能量团块,就在黑狮兽的胸口炸裂开来。

    经历了伤口附近再一次爆炸的黑狮兽并没有退化,这出众的防御力让牧歌不由得瞪大了眼。

 

    不错,这才够用。

 

    黑狮兽面带愠色地缓缓转过身来,但牧歌毫不配合他的决斗气场,二话不说便亮出卡片。

    “坑了你半天好歹服务一下观众来个正统刷卡。Card slash高速组件B!”完美还原的动画刷卡动作表明其实牧歌也是日常cos党的事实,可惜台词喊得像DVD开了两倍加速——当然不是因为她不够敬业,而是因为需要,“沃尔,能撤多远撤多远!”

    丢下突然没了对手茫然失色的黑狮兽,沃尔夫把牧歌拦腰抱起两步窜进了来时的树丛。

    “喂——”

    在突然的放置play下似乎略恢复了神智的黑狮兽自开战以来第一次出声,但不幸他的声音被更加巨大的呼啸声完全吞没,丝毫没有传到牧歌耳中。

    ——更加巨大的呼啸声?

 

    自祈多福吧亲,等你来报仇哟。

 

    跨坐在银狼兽背上的牧歌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泪水,头也不回地赶往对决丧尸暴龙兽的战场。

    几乎在牧歌和沃尔夫冲出树丛的同时,以流弹来说略硕大了一些的,打偏了方向的零式巡航弹·改炸裂在了他们原先所在的——现在黑狮兽所在的——空地上。

 

 

 

    正在指挥大家对丧尸暴龙兽进攻的陈予忽然注意到了终端机的新邮件提示。

 

 

    Title: 我回来啦☆   From:牧歌

    嗨大家都没受伤吧XD最强战力我顺利回归战场了哟❤顺带大概还带回来一个附加战力,嗯,如果他还活着的话w不过看起来身板儿挺硬朗的大概没问题吧~

    对了等他过来大家小心别被无差别攻击打到哦,被四倍弹正面命中之后估计他很抓狂☆而且也不太像会顾及别人合作战斗的类型,嗯所以带狮子的军师桑你要加油啦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还没等(对乱七八糟的邮件内容)目瞪口呆的陈予有什么反应,就只见一道漆黑的影子从方才牧歌和来历不明的黑狮兽对决去的——也是刚才流弹炸裂的——方位直冲丧尸暴龙兽而去。

    “怎么样,这战力不错吧?能不能用好可就看你了哟☆”

    不知道什么时候牧歌已经骑在银狼兽的背上来到了他旁边,右手大大地比了一个V字,然后又如一道银蓝的流星一般加入了战局。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打乱我的战略了。”

    高速的疾驰中牧歌隐隐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叹息,忍不住勾起了笑容。

 

 

    她牧歌,可不是能让人瞄一眼就随意纳入规划的、固定数值的常数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