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龙套A

某路A氏的仓库。企划及少量日常。
一点都不详细的详细参见↓的ABOUT

 

写手进化(?)问卷

原题:http://vdisk.weibo.com/s/gwbL5


第一题开头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开头。

 

【最近】(DigimonWeibo)

 

——超越“传说中的十斗士”。

 

 

那是那一天对着永无可能消失的伤口立下的誓言。牧歌我沃尔夫从不惮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或许没有几个人当真,大家都以为是中二少女符合她年龄的痴狂梦想一笑而过,只有牧歌和沃尔夫自己知道这句话之前的两年荒唐和之后的五年拼搏到底让这誓言积淀得怎样厚重。

 

 

【半年】(Prince ofTennis SRW paro)

 

    从未觉得这双羽翼如此地沉重。

 

 

【 Genius System ERROR 】

 

 

    蓝白的空间里血红的出错提示亮得扎眼。不二下意识地想要握紧双拳,可就连这样微小的一个动作都要消耗着他的气力。

 

    曾经如同他自身手脚的延伸一般顺从的"InfinityWings"现在重得像是灌了铅,似乎整个神经联动系统都被看不见的什么东西设置了重重阻碍无法顺利地即时传达——唯一正常的,似乎只有痛觉。

 

    一枪。一炮。一刀。一剑。量产机的攻击力比不得专用机,可是在驾驶员白石的操纵下不起眼的量产机每一击都重重打在Infinity Wings脆弱的装甲上。没有华而不实的绚丽绝招,人称“量产机就是他的专用机”的白石藏之介无愧他“圣书”之名,一招一式如教科书的理论讲解一般,稳、准、狠。

 

    不二知道他不能再这样下去。Infinity Wings是以机动性见长的机体,而机动性的提高几乎是必然地会以装甲的硬度为代价,即使有古代文明的魔法庇佑,它的装甲厚度也并不比普通的量产机好到哪里去。如以往一样启动魔王模式的话……不,只要Infinity Wings能发挥出它原本应有的机动性的话,应当也能够躲避大半量产机的攻击的,即使是白石驾驶的量产机也一样。

 

    但是现在的他和Infinity Wings做不到。刚刚才经过一次彻底调整的Genius系统让他和Infinity Wings都尚未适应就不得不硬着头皮迎来实战。不再是依靠负面情感的驱动,对手也不再是引发他憎恶或是愤怒的对象——明明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他却连机体的基本系统都无法运行。

 

 

    “……你太让我失望了。”

 

 

    开放通讯回路里传来白石的声音。不二的眼神越过弹出的窗口上显示出的面孔,定格在虚无的远方。

 

 

    ——我远比你更加对我自己失望。

 

 

【两年】(InazumaEleven fantasy paro)

 

the ELEVENs――それは「守る」ために戦いへと身を投じる者たちの誇り高き名前。

誰にも屈伏せず、どの権力者の命令も聞かず、ただ自らの意志で守り抜く者たち。

世界中の少年たちが憧れる勇者の身分、その名を名乗るに必要なのは至って簡単。

 

   「試練」の合格

そして、

 

11人以上のメンバー

 

 

【五年】(歧路 ACT.12)

 

某处不知名的荒山野岭中,琉克和凯洛斯停下脚步——确切地说,是凯洛斯一把抓住了还要往前走的琉克的……长发。

“痛啊!凯洛斯你做什么?!”琉克抱住头泪光闪闪作委屈装,凯洛斯的头上暴起小小的加号。

“西鲁克斯大人召唤的力量已经停止了,你说你记得力量的来源,可是……”凯洛斯挥臂一指广袤荒原上寒风扫落叶枯藤老树昏鸦,“这到底是哪啊!嗯?连个人影都没有!”

“可是我觉得我没有走错啊……”看着一脸茫然状的琉克,凯洛斯无奈地叹气。能把方向感好如自己都能绕晕,看来这家伙的迷路功力又“长进”了……

忽然有一个可爱的嗓音响起:“叔叔,阿姨,你们迷路了吗?”

 

 

 

第二题结尾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结尾。

【最近】(DigimonWeibo)

 

“怎么样,这战力不错吧?能不能用好可就看你了哟☆”

不知道什么时候牧歌已经骑在银狼兽的背上来到了他旁边,右手大大地比了一个V字,然后又如一道银蓝的流星一般加入了战局。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打乱我的战略了。”

高速的疾驰中牧歌隐隐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叹息,忍不住勾起了笑容。

 

 

她牧歌,可不是能让人瞄一眼就随意纳入规划的、固定数值的常数哟。

 

 

【半年】(Prince ofTennis SRW paro)

 

    ……胜利的,欲望。

 

 

    对了,他也有过求胜心。他也可以有求胜心。恢复光彩的蓝色眼眸重新找到了焦距捕捉到了白石和他的座机。“圣书”白石藏之介,多好的目标。如果能从与他的战斗中多得胜利——那该有多惊险刺激。

 

    惊险和刺激——那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手脚的感觉仿佛都回来了,抑制不住的热量从胸口从身体最深处喷涌出来。不二不知道这是什么,可是Infinity Wings的契约精灵们因欢喜而骚动起来,几近瘫痪的系统奇迹般地复苏,原本昏暗的驾驶空间里顿时一片亮堂。

 

 

【 Genius System ReSTART 】

 

 

 

 

 

 

 

    白石看着重新喷射出光翼回到空中的敌机,忍不住嘴角勾起了笑。但他嘴上却说道。

 

 

    “真可惜,现在振作起来已经晚了,不二周助。”

 

 

【两年】(InazumaEleven fantasy paro)

 

「それ以前に、メンバー探しじゃなかったんですか…?」

呆れ気味なヤミサカの溜息混じりの言葉は、もちろん誰も聞いていなくて。

 

マモル=エンドーの率いるライモンイレブンは、ここから始まりの一歩を歩み出すのであった。

 

 

【五年】(歧路 ACT.12)

 

在最后一点磷光消失的时候戴维恩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最终没有出声。只是替阿芙罗拉掖了掖被角走出房间。

 

 

 

第三题最喜欢的部分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你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最近】(DigimonWeibo)

 

“——攻击组件A!”

黑狮兽紧绷了身体准备迎接——他认为——即将到来的攻击。

 

而以速度见长的野狼兽,想在力道方面胜过他并不容易。如果是野生的黑狮兽或许还好,有驯兽师的、或者是由驯兽师进化的黑狮兽,恐怕即使依靠卡片提升了攻击力,也——

 

划过卡槽的卡片,从黑狮兽的方向无法看到它正面的图案。

——高速组件B

 

 

【半年】(Prince ofTennis Digimon paro)

 

 ――何故、自分たちが今ここにいるのか。

 

 辛いとこも、悲しいことも、いっぱいあった。いっぱい傷ついたし、いっぱい傷つけた。いっぱい守ろうとして、いっぱい奪われた。

 

 それでも、自分たちはここにいる。自分たちだけではなく、目に入れても痛くないほど可愛がっている後輩たちまでもを巻き込んでまでして。

 

 だって、この世界に感動されてしまったから。

 

 デジモンが生まれる瞬間。戦う瞬間。進化する瞬間。命が散る瞬間。幻想的に美しく、飛び散るデータのカケラ。蝶に孵り、天に舞うそれは一種の神聖さをも思わせるほど。

 

 データの塊なのに、「生きている」現実を認識させられた。そんな、生き生きとした美しさ。

 

 燃えるほど心を躍らせたあの黄色のボールのように、心臓からつま先、体の隅々まで、震えるような興奮に似た感覚をくれる。

 

 見上げる空は、リアルワールドのそれよりもはるかに蒼く、時折非現実的な彩りに煌めく。――この美しさにも、感動してしまった。

 

 

 愛してしまった。この、自分たちは属さないはずの、「異世界<デジタルワールド>」を。

 

 

【两年】(北疆流放手记【*在札幌期间没坚持到底的日记(。】)

 

我喜欢这种感觉。平原,沙漠,绿洲,丛林,永久冻土,山脉,河流……一点点去细化,一点点去描绘,亲眼看着世界从朦胧到清晰从狭窄到无垠从村庄到城市到国家到大陆到星球到宇宙,告诉自己,这是我的世界。

是的,我想起来了。这是我的世界,我喜欢的世界。

于是一切想象中的回忆或是回忆中的想象都醒来了。

不用闭起眼我能看得见风吹过草原摇摆一人多高不知名的野草葱翠的流波直达天际,幽暗的林间有剑一般笔直的光芒刺穿茂密的枝叶在薄薄的迷雾里些微地散射开来,极昼的冰原在地平线投来的微光中渐渐地氤氲了水汽;

不用堵上耳朵我能听得见精灵悠长的颂歌吟游诗人起伏的歌谣巨龙振翼掀起飓风撼动千年的古树枝叶婆娑;

不用进入梦乡我能感觉得到挥剑带动的疾风刀一样紧贴着脸颊斩过身旁,魔法的火焰扭曲了视界灼烧着大气掀来滚滚热浪。

不用翻找架空的地图我知道哪条河流翻越怎样的山脉汇入哪片蔚蓝的海洋,知道哪里和哪里交汇的洋流带来丰沛的渔场引来怎样的幻兽一饱迁徙中的饥肠,知道哪里绵延了森林哪里铺开了沙漠,知道怎样的岩洞里住着怎样的巨龙守卫着怎样的宝藏。

世界醒来了,魔法和它一同苏醒。这个世界的魔法简单而拙劣。但是每一条规则每一个理论都是一字一句由我构建,它的体系它的发展史都由我决定,只属于我。

是的,我想起来了。曾经因为讨厌“文科生该多写点东西投稿”的唠叨封印了自己的文字自以为已经失却了热情,但其实热情一直睡着、睡着,随时等待着醒来。

然后它醒来了。我的热情我的渴望回来了。多久没有像这样有几乎已经成文只差最后一点推敲的语言盘桓在脑海中喷薄欲出,笔头再快赶不上脑海里他或者她的自由奔放的一举一动。

我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想要写、想要讲述、想要描绘的热情、渴望和冲动都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我的世界,我久违的世界。

 

 

【五年】

 

(对不起五年前什么的实在是惨不忍睹了…………)

 

 

 

第四题最煽情的部分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你自己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最近】(DigimonWeibo)

 

    右手反握和搭档手中同样的光剑,朝着数码核的碎片猛挥下去——

 

       在利刃刺穿碎片的同时,它化作了更加细碎的资料残片随风散去。

 

 

    捂住伤口努力支撑起身体,目不转睛地目送细碎的资料汇聚成数码蛋飞向远方。

 

    然后。    在意识坠入黑暗之前。

 

 

 

         “再也不会把所有的一切都推给你了。”

         “你所有的一切,都有我一半。”

 

                 包括——杀戮的罪孽。

 

         “因为我是你的驯兽师——因为我们是搭档啊。”

 

 

 

    终于看清楚了跑过来扶住自己的搭档进化后的样子,牧歌在闭上眼睛之前,满意地勾起了唇角。

 

 

 

 

                  ——我最引以为豪的搭档。

 

 

【半年】(Prince ofTennis Digimon paro)

 

 感動をくれたこの世界で。

 

 この暖かい一時が、もう少し続きますように。

 

 そんな彼らの願いは、データの欠片と、不思議な色の蝶と共に。

 

 

 

 ひらり、ひらり。

 

 

【两年】(北疆流放手记【*在札幌期间没坚持到底的日记(。】)

 

我知道我再也压抑不住它了。再也不想压抑着它假装它从未存在了。

我终于可以正视着它,悄声的,但是清晰地说。

 

——我回来了,我的世界。

 

 

【五年】(歧路 ACT.12)

 

那一道华美的光箭,撕碎了幸福,扯裂了过去与现在。

按照父亲的命令射出的箭,在父亲赞许的笑容中兴冲冲地去查看射中的靶数,映入眼帘的却是青梅竹马,待自己如同兄长的少年的尸体。

金色的穿透少年胸口的光渐渐箭的暗淡下去,暗红色的血液浸透了地面和少年淡金色半长的发。

那双曾经清澈的带着浅浅笑意的冰兰眸子闭上,再也不能睁开。

 

 

 

第五题人物描写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人物描写部分。

【最近】(DigimonWeibo)

 

    被血模糊的双眼看不清搭档的身影,发出狰狞咆哮的野生数码兽  天蝎兽(Scorpiomon)  却无视自己的厌恶深深印在眼中。

 

    刚刚——撕裂搭档的侧腹部,顺势划过自己的胸前,将自己重重扫到一旁大树的树干上的,就是它。

 

    完全体的野生数码兽。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驯兽师,或许能够配合成熟期的搭档战胜它。

 

 

【半年】(Prince ofTennis Digimon paro)

 

 見たこともない光景に目を光らせる切原。

 

 舞うデータの蝶々を捕まえようと飛び上がるドラコモン・遠山・ゴマモン。

 

 帽子の影でそんな彼らを「まだまだだね」と笑う越前。彼の肩で欠伸するテイルモン。

 

 微笑ましく見守る不二・幸村・白石。

 

 テイマーの傍で静かに目を瞑るレナモン。暇そうに爪の手入れをするリリスモン。自分勝手に穴掘り遊びを始めるギルモン。

 

 六つの翼をめいっぱい広げて、幸せそうに風を受けるルーチェモン。

 

 

【两年】(InazumaEleven fantasy paro)

 

人間の血を引いているからだろう、たった数年間でぐんと伸びた背。細長い手足。記憶の中ではちょこっと高く結ばれた髪も、もう肩胛骨まで届いて。

解けたら腰位には届くかな、なんてどうでもいいことを考えてたら。

 

 

【五年】(歧路 ACT.9)

 

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像个孩子一样搂紧她的白色泰迪熊蜷起身体。她无神的银眸不知望向哪里,只是很慢很慢地,奥若拉的唇角渐渐向上勾起,露出一个冰冷而艳丽的笑容。

 

 

 

第六题环境描写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环境描写部分。

【最近】(DigimonLucifer)

 

火堆烧得没有昨晚那么旺,而旁边备用的柴火虽然有动过的痕迹却还剩下很多,显然没有龙骀兽那么细心又自身长着皮毛不怕冷的多路兽完全忘记了添柴这件事。还好至少火还没灭,云翎小心翼翼地丢了几根柴火进去又用长枝子捅了捅便又逐渐旺了起来。

 

 

【半年】(Prince ofTennis Digimon paro)

 

 ひらり、ひらり。

 

 データのカケラと同じ彩りのソレが、漂う雲と共に空を舞う。

 

 

【两年】(未公开原创)

 

とにかく、アイツが世界一周すんまで帰ってくんなーみてーなこと言ったせいでオレはもう何年も家を出ていて、やっとオレの故郷であるこのウエスト諸島を回り終わったところだ。息抜きの一つや二つや一万や一億でもしたいんだけどアイツにはすぐバレちまうからなー、とオレは最近サウス平原へ行くために港に向かっている。平原と言ってもサウスって話によれば超熱い所でさー、ジャングルなんかもあるし、セントラル・シティとの間なんて砂漠だぜ砂漠。精々五十年に一度しか雨が降らないらしく、セントラルとの直接往復もおかげで不可能らしい。

 

 

【五年】(歧路 ACT.3)

 

    四周忽地明亮起来,青翠的草地从戴维恩脚下向四周蔓延,头顶上是蓝得纯粹的天空,草叶与野花的花瓣随着微风四散。

 

 

 

第七题接吻与H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最近】没有

【半年】没有

【两年】没有

【五年】没有

 

第八题槽点最高的部分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最近】(DigimonWeibo)

 

“喂——”

在突然的放置play下似乎略恢复了神智的黑狮兽自开战以来第一次出声,但不幸他的声音被更加巨大的呼啸声完全吞没,丝毫没有传到牧歌耳中。

——更加巨大的呼啸声?

 

自祈多福吧亲,等你来报仇哟。

 

跨坐在银狼兽背上的牧歌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泪水,头也不回地赶往对决丧尸暴龙兽的战场。

几乎在牧歌和沃尔夫冲出树丛的同时,以流弹来说略硕大了一些的,打偏了方向的零式巡航弹·改炸裂在了他们原先所在的——现在黑狮兽所在的——空地上。

 

 

【半年】(Prince ofTennis Digimon paro)

 

「なんや、根に持ってたんか?」

 

「人聞き悪いなぁ、気・に・し・て・たの。白石のように変態じゃないし(「不二クンちょいま…」)幸村ほど怖くないし、なんで僕だけ……」

 

「……まぁ、白石の変態レベルに適う人なんて居ないしそれは置いといて(「ちょ、幸村クンまで!」)、俺は実際見てないけど、関東の時のアレはトラウマになるほど強烈な記憶だったらしいからね」

 

 

【两年】(MemorablePicnic【11区魔装机神同人合志供稿,网络未公开】)

 

そして一番移動速度が早いマサキとサイバスターが今立っている位置は…まぁ分かりやすく言えば二回行動がなくてもワンターンで「共同戦線」抜きで「ランドールの名」へ突入できる所だ(謎)。

 

 

【五年】(歧路 ACT.12)

 

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快乐地眯起银白色的眸子:“叔叔阿姨想去城里吗?阿芙可以带路哦!”

先把称呼的问题放在一边不谈(虽然确实很不爽- -b),但在这样毫无人烟的地方,为什么会有小孩子?琉克和凯洛斯对视一眼,然后琉克半蹲下来向小女孩露出大灰狼式笑容:“小妹妹,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阿芙罗拉,阿芙罗拉·加缪!”阿芙罗拉笑得开心,“我和叔叔阿姨一样,也是迷路到这里的哦!”

一片无辜的枯叶随风飘过……

“我说,阿芙罗拉啊……”琉克努力保持笑容,“既然你也是迷路来得,你要怎么给哥哥姐姐带路呢?”

“可是阿芙学过的,地球是圆的哦~”

琉克:“……”

凯洛斯:“……”

 

 

 

第九题觉得自己也许再也写不出来的部分

 

就不具体举例了,总之就是……煽情的部分吧。我已经向着欢脱二逼吐槽风一去不复返了………………【默默远目

 

 

第十题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完结长篇【正经地

另外就是像酱噗家的少年漫那样热血又激励人心的东西吧……

还有希望包括打斗戏在内的动作描写能写得好一点。

 

谢谢大家做到最后!

也请把这个拿去祸害你的其他写手朋友!

↑既然问卷提供者都这么说了于是看到这个的大家不来一发嘛☆【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