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龙套A

某路A氏的仓库。企划及少量日常。
一点都不详细的详细参见↓的ABOUT

把大照片的倒数第二张上的放大了一下,有点虚了不过还是看得出来颈部的珍珠花纹,手机能这样已经不错了嗯……
因为爪机拍照有声音关不掉,一开始怕它吓飞所以从远处先拍了一张
看它没啥反应就大着胆子往前蹭了两步
还没反应,很好继续往前(
一直走到距离都不到五米了还是没反应,这只相当地不怕人,我爪机那巨大的音量咔嚓了四声都没吓飞,拍完这张之后才一副“拍够了吧爷要回家了”的从容状态悠然飞走……
上一张的放大

北京外国语大学东校区主干道北侧长凳上的珠颈斑鸠。

今天上完英语课回来的时候无意间瞅到了这只倒霉的家伙被一对儿喜鹊撵着从松树上屁滚尿流地飞下来,先落到地上又扑棱到长凳靠背上面来歇口气,也不知道它怎么惹着那对喜鹊了,都这样了还在它旁边地面溜溜达达地监视。

一开始没看清楚的时候还以为谁家养的鸽子,但是瞅着颜色好像不像家鸽,一时起了好奇心走近了一眼就看到了标志性的珍珠纹样。

这家伙不知道是被喜鹊吓傻了还是早就习惯了,一点都不怕人,于是得寸进尺地拍了好几张,可惜只有手机。

想起来当年高三的时候大半个班都看到了一只乌鸦被一对儿喜鹊连挠带啄地从半空往地上掉,好像也是春天的事来着……

到春天了,要小心凶残的喜鹊吖亲(咦